首页 >> 魅力绵竹 >> 绵竹文化 >> 详细内容
关于绵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的思考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关于绵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的思考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人类的“活态灵魂”,是民族传统文化的珍贵记忆,是民族文化的生命密码,承载着独特而丰富的想象力、文化意识和民族精神,对于人类生存与发展具有独特的意义和价值。然而,现代化工业文明的迅速发展对保护和传承非遗形成了相当大的挑战,鉴于此,如何科学地保护和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项严肃课题。

  现状:种类多底蕴厚

  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进程中,先辈们给绵竹人民留下了绵竹年画、剑南春酒酿造技艺、被单戏、羌汉山歌等内容丰富、底蕴厚重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不仅是绵竹人民的骄傲,更成为激励全市人民锐意进取的不竭动力和源泉。

  据了解,我市现有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国家级两个(绵竹木版年画、剑南春酒传统酿造技艺),市级两个(四川被单戏、九顶山羌汉山歌),县级三个(四川手杖木偶戏、四川皮影、双头醋酿造技艺)。现有新申报项目九个,包括绵竹晶花皮蛋技艺、绵竹汉纹太师椅古法技艺、绵竹醉香肥肠米粉技艺、绵竹蛋烘糕技艺、绵竹立体糖艺、绵竹潮扇技艺、绵竹羌汉民间体育等。非遗保护单位两个、省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6人、市级15人、县级25人。其中绵竹木版年画现有省级传承人3人,市级传承人8人、县级传承人17人在长期从事绵竹年画传承工作;剑南春公司有3名省级传承人、1名市级传承人、7名县级传承人。

  困惑:个别非遗传承“断档”

  清平镇的孟开金,与羌汉山歌结下了一生的“情缘”。从1962年开始传唱山歌、创作山歌,他用50余年的时间来诠释他和清平山歌的不解之缘。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孟开金共收集整理山歌500多首,为清平羌汉文化的研究提供了重要的依据。2006年,在清平党委政府和清平乡本土企业的支持下,九顶羌汉山歌队成立。通过一系列活动开展和多方的努力,九顶山羌汉山歌还被列入德阳市人民政府公布的第一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羌汉山歌得到了保护,但是孟大爷也有自己的担忧。“队员大多都50多岁了,缺乏年轻新鲜力量的注入,我的年龄也大了,尽快找到‘接班人’是目前的大事”。孟开金告诉记者,他已经物色了3名人员,希望他们将来可以成为羌汉山歌未来发展的中流砥柱。

  在我市广济镇,陈远立还坚守着“被单戏”这份即将失传的技艺。陈远立说,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他就开始四处表演被单戏,当时一个月能挣六、七十元,比当时普通村民收入高了许多,他靠这门技艺还给家里修起了新房子,一家人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被单戏渐渐失去了往日的辉煌。“我现在除了每年梨花节和镇上举行文化活动的时候表演被单戏,平时很少出去了。”陈远立告诉记者,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学这门手艺,如果没有人继承,被单戏就要失传了。

  做糖画30多年的赵忠富告诉记者,糖画手艺是家族传下来的,爷爷传给父亲,父亲又传给他们几兄弟,早些年是谋生的手段,如今只是农闲的时候出门摆摊做一下。想收个徒弟也不容易,学这个手艺首先他得喜欢,还要静得下心来,现在的年轻人没有几个能静得下来学习这门手艺。

  绵竹年画博物馆馆长胡光葵告诉记者,以前绵竹的木偶、皮影等这些传统民间技艺深受群众喜欢,逢年过节大家都追着看,而现在却难有这样的情景。“伴随着部分老艺人的去世,这些东西面临着没有继承人的尴尬境地。”

  措施:培养新一代传承人

  2015年3月8日,年画村胡美人新年画艺术馆内,一场特别的传统拜师仪式在这里举行。张娟、刘卜源、李城3人拜四川省级非物质文化传人、新派年画领军人物胡光葵为师,学习年画创作。当天上午10时,胡光葵坐在木椅上,接过3个徒弟献上的拜师帖,喝过3名弟子献上的拜师茶后,胡光葵给新收的3个徒弟提出了期望,希望他们认真学习,将绵竹年画的精髓学到,把绵竹年画传承和发扬光大。

  胡光葵说,绵竹年画是中华民族的一种文化基因,里面包含了诗歌、绘画等艺术因子,作为一名非物质文化传人,他有责任和义务将绵竹年画传承下去。“截至目前,我已经收了10名徒弟学习绵竹年画,希望他们的作品各有特色,不要千篇一律,这样才能把绵竹年画发扬光大。”

  在今年第六届非遗节上,非遗竞技成果展成为一大亮点。我市多名新生代绵竹年画传承人参加了传统工艺新生代竞技成果展。30岁的绵竹年画传承人李德敬通过海选参加竞技,他告诉记者,参加此次竞技,让他看到了绵竹年画的美好前景,同时对他的创作也带来不少启示,希望通过竞技碰撞出创意的火花,让古老的艺术在年轻人的创意下焕发新的活力。

  近年来,我市高度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工作。为加强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领导,我市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保存工作纳入了本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将保护、保存经费列入本级财政预算;组织开展非遗项目和非遗代表性传承人的申报和评审工作,同时积极申报各级资金补助,为非遗的保护和传承争取资金保障。另一方面,我市积极认定非遗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及支持其开展传承、传播活动;积极组织参加各级非遗活动,为我市非遗项目的保护和发展提供更高的平台。

  传承:“全民”皆是传承人

  如何培养合格的非遗传承人,已成为当前我市非遗文化发展亟待解决的问题。“人才是做好一切工作的基础,没有人才的支撑,一切都是水中月、镜中花。”四川省级非物质文化传人、绵竹年画馆馆长胡光葵认为,非遗蕴含着一个地域人群特有的精神价值、思维方式和文化意识,而传承人是非遗的灵魂,没有传承人,非遗将不复存在。

  以绵竹年画为例,近年来在政府以及社会的共同推动下,取得了长足发展。相关单位在遵道年画传习所、孝德年画村、年画博物馆传习基地常年坚持传习培训,并深入群众开展形式多样的年画培训班,开展非遗讲座和年画培训等。每年指导各地的大、中、小学师生五万余人次,深入学校开展年画进校园活动,在我市中小学建立起年画进校园活动基地,开展了绵竹年画共建共育活动,实现保护有效、传承有序。

  胡光葵说,随着时代的发展,传统民间艺术也要迎合人们的审美情趣,传统年画不能只有门神、财神和仕女,而应该按照市场的需求来调整发展的方向,年画的表现主题、形式都要随市场的变化而变化。

  如何让非遗走向“全民”,扩大非遗社会影响?记者采访了部分相关人士,听听他们的建议。

  吕华斌(市文体广局党委委员):非遗项目都是传统民间技艺,对技艺的学习、掌握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很多人因为无法坚持导致半途而废。要想留住人才,就要将其作为一个产业来支持来发展,设立专项资金,给新进人员一定保障,使其留得住、能发展。

  胡光葵(年画博物馆馆长、绵竹木版年画省级代表性传承人):政府要对非遗文化产业发展定方向、定措施,增强传承人的信心;积极培养营销人才,加大宣传力度,扩大非遗知名度;非遗项目要与时代发展相契合,找到一条自己的发展之路;加大对民间艺人的保护力度,有针对性地举办民间艺术培训班,不断壮大民间艺人队伍。

  张代红(市文体广局非遗文产股股长):加强对非遗行政机构设置及编制的配备,抽出专门力量从事这项工作;加大宣传,让社会各界都积极支持非遗项目的调查和保护。

  记者认为,近年来,很多具有历史科学文化价值的民俗备受冷落,许多民间独门绝技后继乏人,因此对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抢救、保护工作显得尤为重要,必须采取系统、科学、有效的方式。可以建立“非遗”影像档案,使其成为历史和文化记忆库,为“非遗”保护与传承起到重要的支撑作用;开发校本教材,引入非遗项目文化课程的学习等等。总之,非遗保护传承任重道远,必须做到政府重视、全民参与,营造全社会支持的良好氛围,才能让古老的技艺焕发生机和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