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法真 流芳千古的绵竹女乡贤
日期:2017-09-08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人:信息中心 作者: 

   出生于绵竹九龙的张浚,因在南宋力主抗金,功勋卓著,成为一代名臣,他的母亲计氏被朝廷嘉封为秦国夫人。张浚的事迹名垂青史,为大家所熟知,但是张浚的母亲计氏的故事却鲜为人知。

  探古寻踪 其生平德行感人至深

  柏林公园闻名于北宋徽宗大观二年(1108年),历经南宋、元、明、清、民国以来,至今已经有909年历史。宋雍国公张咸及秦国夫人计氏卜葬于此,张咸夫妇乃魏公(张浚)之父母,宣公(张栻)之祖母。清人曾题诗“南宋山河无寸土,柏林祠墓足千春。只今郁郁墓前树,若为夫人代写真”,称赞计夫人的德行。

  绵竹大柏林为南宋理学宗师张栻的祖茔,林中有雍国公张咸、秦国夫人计氏墓。绵竹文史研究者宁志奇查阅诸多史料后得知,计夫人名法真,名列《绵竹县志·烈女传》之首,又名列中国《善女人传》和中国禅宗480位大德之一。其生平德行感人至深,可谓流芳千古。

  倾尽心血 将儿子培养成国之栋梁  

  计氏名法真(1076年—1155年),为北宋雍国公张咸之妻,南宋魏国公张浚之母。计氏为临邛人,今天的四川邛崃县人,祖父计用章和父亲计良辅及弟弟计有功,计家三代举进士,三代为官,且都是宋代时期的有名诗人、大学者。特别是计氏的弟弟计有功,为成都提刑,著有《晋鉴》、《唐诗织纪事》八十一卷。

  计法真出生于书香世家,深受儒家传统道德教育,有很高的文化知识修养,聪明贤惠,多才多艺,是一位有思想的女贤。她嫁给了四川绵州(绵竹)的官宦大户人家,计氏的丈夫张咸为宋元丰年间的进士,习天文地理,百家经典,博学多才,官至成都节判官。

  计氏所生儿子张浚刚满四岁,父亲张咸就病故。当年,计法真才二十四岁,她的父母亲和乡邻亲友都再三劝其改嫁,她却一口拒绝,发誓决不再嫁,要把两个儿子抚养成才,并从此洗尽繁华,常年吃素,开始学佛。

  计氏把毕生的精力和心血都放在儿子身上。当儿子能发音说话,她就教儿子读诵父亲生前曾经读过的书。儿子稍能懂事,她就教育儿子要像他的父亲那样刚正不阿,廉洁奉公,长大报效国家。张浚自幼聪明过人,勤奋好学,博览群书,孝敬长辈,很有礼貌。在母亲计氏的辛勤抚育下,年幼的张浚便博学多才,品学兼优,得到亲友乡邻的好评,称他长大后一定会成为国家的栋梁人才。

  由于计氏贤母善教,张浚没有辜负母亲的希望,刚成人就在宋徽宗年间考中进士。张浚离家赴职上任时,计氏百感交集,泪如泉涌。她欣慰的是儿子已长大成人,将要报效国家为民做事,但又担心儿子远去他乡,无法照顾好自已。她再三叮咛儿子要牢记祖训教导,一心报效囯家。并写好几十条关于政务、军事、思想、道德品行、为人处事的对策办法交给儿子,叫儿子携带在身,早晚诵读,三省吾身。张浚就是这样严格遵循母亲的教诲,去处理一切政务。

  鼓励儿子冒死进谏 爱国热情受人敬仰

  张浚出任为官的时候,正处在金兵南侵,国家多难之秋。他挺身而出,极力推荐韩世忠和岳飞,率军三年转战川陕大败金兵,使南宋转危为安,立下了卓越战功。1135年,33岁的张浚正式拜相,任知枢密院事,都督诸路军马,统率抗战金兵。与金人对峙在第一线的南宋将士们,只要听到张浚到来无不欢声雷动,士气高昂。张浚已经成为一个时代的主战精神领袖,一面象征恢复中原的猎猎战旗。

  绍兴十六年,被贬逐在永州的张浚见秦桧踞相位,卖国求荣,欺君误国,忧国忧民,曾想冒死向皇上奏折上谏弹劾秦桧。但又放心不下已七十岁高龄的母亲,怕诛连家人和下属受罪。因此,成天沉闷不乐,忧虑重重。他的母亲计氏见了,再三追问,儿子才告诉实情原委。计氏听了,便背诵张浚的父亲张咸留下的对策训词:“臣宁言而死于斧铖,不忍不言而负陛下。”并对儿子说,文谏死,武战死,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为国为民,不要顾虑我和家庭安危。再三支持和鼓励儿子去冒死求谏。

  在母亲的支持下,张浚冒死连连上书五十次,坚决反对秦桧卖国求荣。秦桧大怒,将他再远逐到连州(广东连县),并只准侄子一人陪同,不准妻子儿女和年老的母亲前去陪伴,妄图害死张浚。已七十多岁高龄的计氏送儿子去连州,临别时却对儿子高兴地说道:“你是好样的,没有辜负我的希望,没有枉读圣贤书,不必为我和家庭挂念。”一位家庭妇女,竟有如此高度的思想境界和爱国热忱,可谓巾帼不让须眉。

  绍兴二十五年(1155年),计法真病逝,终年七十九岁。后来,张浚复职再次担任宰相,朝廷对计氏嘉奖表彰,被封为秦国夫人。张浚、张栻双双扶柩将母亲、祖母的棺材埋葬于绵竹(今汉旺大柏林)。

  1996年柏林公园开放,万人瞻仰,盛况空前。時隔21年,如今已是一片冷落,重归于寂静。许是天意、许是巧合,反倒还了这千年墓园一片净土。面对这里的墓园,我们不禁油然而生对历史往事的幽思,对这位杰出女乡贤的敬意。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北宋康州刺史——杨允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