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魅力绵竹 >> 绵竹文化 >> 详细内容
陈远立:被单戏的守望者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陈远立:被单戏的守望者



这些木偶都是陈远立亲手做的


搭戏台


陈远立的被单戏吸引了很多赶场的村民前来观看


陈远立在给群众讲解被单戏


陈远立展示自己做的木偶

   台帷如被单,一人一戏班,天下众生相,都在指掌间。这是对民间小戏——“被单戏”的精准描述。四川被单戏,始于清末,曾经一度颇受欢迎,艺人们靠着它走南闯北地表演可养活一个家。我市广济镇64岁的陈远立,是现今为数不多仍在坚持被单戏表演的艺人之一。近日,记者联系到他时,他说自己正准备去亚丁稻城打工挣钱。

  或许是被单戏“跟不上时代”,它不再像曾经那么“受宠”,艺人们也都转而忙于其它生计。没人愿意学习继承,这项传统民间艺术正面临消失的尴尬局面。

  曾经很风光 唱被单戏可养活一家人

  采访当天,陈远立把他的演出道具抬到了广济场镇,一个小箱子,一张桌子,一张布帷幕,10多分钟后,小戏台就搭起来了。期间,引来许多赶场村民的好奇心,围观者不时地掀开帷幕一探里面的究竟。看见陈远立将木偶一个一个地挂出来,围观者不禁拿起来把玩一番。

  许多人都不知道这是什么表演,只有年纪大的老人认出这是被单戏。戏台搭完后,陈远立在帷幕前挂了一张简介,介绍被单戏的由来。“各位乡亲大家好,我叫陈远立,今天在这儿给大家表演几出被单戏,望大家捧个场……”演出前,陈远立习惯性地吆喝一番。

  随后,陈远立钻进帷幕,只听见里面又念又唱,时不时还有乐器敲击声,台上几个木偶活灵活现,仿佛数人在协同演出。这天上演的《猪八戒背媳妇》逗乐了全场的观众,尽管这是一个老掉牙的故事,可观众们仍然觉得有趣。

  “被单戏就是这样,相当于一个小戏班。”陈远立说,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他就开始在周边县市表演,广汉、什邡、中江、彭州、三台等地他都去过,光是在彭州他就待了三年,“每个乡镇都去,三年都没走完,那时被单戏很受欢迎。”当时,他靠着表演被单戏一个月能挣六、七十元,相比当时农村人的收入高了许多,他光靠这门技艺还给家里修起了新房子。

  而今落寞“失宠” 艺人舍老本行外出打工

  好景不长,一段时间的风靡后,小小被单戏开始逐渐遇冷。“很多人家里都有了电视,大家也就对被单戏不感兴趣了。”从2000年开始,陈远立表演的场次越来越少,靠演被单戏已经不能再维持一家人的生活了。2003年陈远立彻底收起了他的道具,去新疆打工,帮人弹棉花维持生计。

  2008年,陈远立的表演道具大部分在地震中被毁坏。地震之后,他重新做了些木偶和台幕,又开始走乡串户表演,每场表演收得到几十元钱。

  现如今,陈远立一般在一些大型活动现场去表演,例如绵竹梨花节、年画节等,或者庙会现场。“3月份梨花节开幕式当天,绵竹文管所请我去表演,挣了几百元钱。”陈远立说,一些百姓家的红白喜事有时也会请他去表演,收费一般是两三百元或三四百元。一年大概能演二十场左右,收入几千元而已。“这些钱也就只能够维持日常的生活开支。”

  陈远立的小外孙患有严重的白血病,为了给女儿补贴医药费,他再次选择外出打工挣钱。这次,朋友给他介绍了一个水泥工的活,140元一天,干到下半年结束,64岁的他不得不再次背井离乡去亚丁稻城干活。

  忧心后继无人 愿得有心人,倾囊授技艺

  “只要他肯吃苦,有灵性,有悟性,我都愿意教。”陈远立说,尽管被单戏不再“受宠”,可他仍然坚持,想把这门技艺传承下去,“一定要找个继承人,让它流传下去,我会把我所知的毫不保留地传给他”。

  陈远立介绍,他是1981年开始师从绵竹被单戏老艺人邬家喜,师傅去世后,他继承了师傅的衣钵,开始挑着道具四处表演。“以前我是讲评书的,有口技,学起来要简单许多。”陈远立说,被单戏表演既要会唱,还要一边操纵木偶,一边敲打锣钹等乐